《爺的女人好看就夠了》 小說介紹

《爺的女人好看就夠了》是最近非常火的一本小說,主人公叫顧時初容爅,小說內容精彩豐富,情節跌宕起伏,非常的精彩,下麵給大家帶來這本小說的精彩內容: “阿初,阿初!”昏迷中的顧時初聽到有人在喚著她的名字。很吃力的睜開眼睛,入目的是一張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臉,緊張、害怕、心疼、自責,所有的情緒都在他的臉上。“容爅?&r

《爺的女人好看就夠了》 第1章 免費試讀

“阿初,阿初!”

昏迷中的顧時初聽到有人在喚著她的名字。

很吃力的睜開眼睛,入目的是一張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臉,緊張、害怕、心疼、自責,所有的情緒都在他的臉上。

“容爅?”顧時初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他,想要叫出聲,卻發現自己的嘴被膠布黏著,根本就發不出聲音來。也才發現,她被綁在柱子上。

而眼前的男人滿臉滿身都帶著血,一片狼藉,右手垂放著,血正在往下滴著。

儘管如此狼狽,卻依然不失他那自骨子裡散發出來的高傲與淩威。

“忍著點。“他看著她,有些吃力的抬起那一隻冇有受傷的手,輕輕的撕去貼在她嘴上的膠布,再替她解綁。

“為什麼?”顧時初看著他,不解的問。

她知道,今天的這一切,全都是她那好妹妹顧瑜宛和她深愛的男朋友曹慰然為了對付容爅,搶走容家的一切而利用她做的。可是,她萬萬冇想到,到最後冇有放棄她的卻是眼前這個被她狠狠傷害過的男人。

顧時初的眼眶升起眼淚滾落而下,不停的搖頭,想要告訴他,讓他趕緊走。

“顧時初,這輩子,你生是我的人,死是我的鬼!”他解開那綁著她雙腳的繩子,牽起她的手,沉聲道,“我們回家。”

“回家?我同意了嗎?”曹慰然陰狠的聲音傳來,緊接著伴隨一聲槍響,血在顧時初胸膛蔓延開來。

“阿初!”容爅眼睜睜的看著顧時初在自己麵前倒下,痛心大喊,眉眼間都是戾氣,“曹慰然,你找死!”

“容爅,我這個弟弟對你也算是仁至義儘了,既然你這麼愛顧時初,那就讓你在黃泉路上與她相伴吧!”

隻見曹慰然邁步朝著兩人走來,槍口對準容爅的腦門。

“砰!”

“不要......”血瘋狂往外流,顧時初早已淚流滿麵,“對不起......容爅......”

對不起,從前是她眼瞎心盲,愛錯人恨錯人,後悔已經來不及。

如果有來世,她一定會義無反顧愛上他的,容爅。

......

“不要......容爅!”顧時初大叫著,猛的坐起,滿頭大汗,大口的喘著氣。

這是在哪?她不是和容爅一起死於曹慰然的槍口之下了嗎?

四下環顧著,顧時初猛的發現,這房間竟是兩年前她與曹慰然私奔時入住的酒店房間,而且還是五星級的豪華套房。

所以,她這是重生了,重生在兩年前。

兩年前的今天,她趁著容爅出差,捲走了彆墅裡所有值錢的東西,留下一張“離婚協議書”與曹慰然私奔了。

正是因為這一次私奔,容爅在把她抓回去後,十分粗魯的要了她。而她自然是更加恨他入骨。

然後是她的妹妹顧瑜宛在安慰她的同時,給她獻了一個好計,讓她表麵順從容爅,趁他不備之際,把他公司的資料全都拿出來給曹慰然。隻有曹慰然強大了,才能與容爅對抗,隻有容爅的勢力倒了,甚至死了,她與曹慰然才能永遠在一起。

她信了。在渣男賤女的彷彿利用下,成功把自己和容爅害死了。

“初初,怎麼了?是不是做惡夢了?”急切的聲音傳來,打斷顧時初的思緒,一抬眼便看到曹慰然一臉緊張的看著她,將她的手緊緊的握著。

顧時初猛的抽回自己的手,一臉陰冷的盯著他。

“怎麼了?”曹慰然看著自己被抽空的手,很努力的耐著性子脈脈深情的看著她,“是不是又夢到容爅折磨你了?”

“閉嘴!”顧時初淩視著他冷聲嗬道。

那看著曹慰然的眼眸如同刀子一般,淩銳又充滿了鋒芒,“你冇資格提他!”

說完,快速的下床,朝著門口走去。

“初初,”曹慰然見狀急急的去拉她的手,卻見顧時初猛的一個轉身,在他還冇碰到她的手腕時,一腳狠狠的踹過去。

“嗚......”曹慰然疼得一聲悶哼,眉頭緊緊的擰了起來,眼眸裡閃過一抹厭惡與憤然,本能的朝著顧時初斥吼,“顧時初,你又發什麼瘋?容爅折磨你,你就在我身上撒氣?”

容爅!

顧時初心裡默唸著這兩個字,再看著眼前曹慰然的這一張臉,死前的那一幕再次重現在她的腦海裡。

這一刻,看到曹慰然,顧時初的眼眸裡儘是憤恨,腦子裡全都是他那陰狠毒辣的臉。

顧時初的雙手緊握成拳,心中的怒意與殺意混凝著。

“初初,你是不是後悔了?是不是後悔離開容爅跟我走了?”曹慰然壓下心中所有的憤怒與厭惡,繼續用著深情款款的眼神看著顧時初。

他太瞭解顧時初了,這個女人就喜歡聽甜言蜜語,喜歡看他深情款款,柔情脈脈的對她。

果不其然,隻見顧時初的臉色正在好轉。

見狀,曹慰然的唇角揚起一抹不易顯見的冷笑,張開自己的雙臂欲將她摟入懷。

顧時初的眼角掃過丟於櫃子上的木製衣架,想也不想拿起,朝著曹慰然那張開的雙臂狠狠的揮去。

“嗷!”曹慰然那殺豬般的嚎叫聲響起。

而顧時初拿在手裡的衣架直抵他的咽喉,陰冷的聲音響起,“曹慰然,你是個什麼東西?拿什麼和他相比?你有他有錢?有權?有顏?你連個屁都不是,我為什麼要跟你走?”

“你......”

“砰!”

門被人踢開,顧時初轉頭望去。

“老公,你怎麼纔來啊!你要是再不來,我都要被這登徒子給欺負死啦!”顧時初扔掉衣架,一臉哭唧唧的撲進男人的懷裡。

容爅感受著掛在他身上的嬌軟身軀,整個人很明顯的一怔,一時之間冇有反應過來這是個什麼情況。

但身體卻是比心更誠實,在她撲過來的那一瞬間,雙手穩穩的接住她,任由她像隻小章魚似的吸附在他身上。

“老公,我好怕,嗚嗚嗚......”顧時初埋頭在他的懷裡低低的哽嚥著。

這哽咽是真的,而非裝的。因為她想到他對她的深情,對她的執著與至死不悔的守護,還有他的慘死。

低頭看著掛在他身上的顧時初,容爅的表情陰沉沉的,“顧時初.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