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傅總紅著眼求原諒》 小說介紹

主角叫雲溪傅縉言的小說叫做《傅總紅著眼求原諒》,它的作者是白桃烏龍最新寫的一本小說,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,文筆極佳,實力推薦。 銳利的目光落到身上,雲溪似有所感,猛地抬頭看去,隻見一輛黑色轎車緩緩離去。那是傅縉言的專車!雲溪麵色微變,心臟隱隱作痛。看來,短時間內她還是無法斬除情根。雲溪垂眸,斂儘全部情緒,臉上又掛起完美得體的笑容

《傅總紅著眼求原諒》 第3章 免費試讀

銳利的目光落到身上,雲溪似有所感,猛地抬頭看去,隻見一輛黑色轎車緩緩離去。

那是傅縉言的專車!

雲溪麵色微變,心臟隱隱作痛。

看來,短時間內她還是無法斬除情根。

雲溪垂眸,斂儘全部情緒,臉上又掛起完美得體的笑容。

笑著送走一批合作商後,雲溪快步走回公司。

算算時間,那些老不死也該找上門了。

她剛回到辦公室,門就被狠狠踹開。

一群凶神惡煞的股東闖進來。

為首的是她的二叔楚建國,三叔楚建昌。

看著那個背對他們的身影,楚建國暴怒,唾沫星子飛噴:“簡直是豈有此理,你這個黃毛丫頭是從哪裡來的?敢染指我的公司!”

他冇想到隻是去北極旅遊一個禮拜,因意外與外界失聯。

再回到江城,竟被告知楚氏集團已經換了掌權人。

竟冇通知過他這個集團董事長!

簡直是荒謬!

待他說完,雲溪這才轉過身,笑眯眯打招呼:“二叔三叔,好久不見。”

“楚…楚雲溪?!”

見到那張精緻的臉,楚建國剛到嘴邊的國罵,震驚得硬生生吞回去。

一口氣險些提不上,憋得麵色漲紅,老臉愣是一陣扭曲。

“你為什麼會在這裡?”

楚建國驚叫。

楚雲溪明明被他賣給惡匪了。

她現在應該被囚禁在暗不見光的屋子裡,被心理變態的男人虐待淩辱。

然後被當成生育機器,不停懷孕生子。

生下的孩子再被賣出去賺錢。

一直到冇有生育能力,就被挖出器官販賣。

等到死了,屍體還要被賣去給人配陰婚,榨乾最後一絲價值。

這纔是他為她定好的未來!

雲溪麵色沉沉,刻骨恨意鋪天蓋地襲上心頭。

她攥緊拳頭,指甲深深陷入掌心,尖銳的疼痛帶回清晰的理智,她冷笑一聲道:“這裡是我父親的公司,我為什麼不能在這裡?”

“還是說二叔暗中做了什麼,才篤定我不會出現?”

“你這孩子真會說笑,二叔這麼疼你,又怎麼會害你?”

楚建國臉皮抖了抖,有些心虛,麵上卻笑得慈祥:“雲溪,你失蹤的這些年,我們都在找你,既然你冇事,我們就放心了,九泉之下也好和你父母交代。”

要不是知道父母被他們聯手害死的,自己被他們賣給惡匪,她還真就信了這些鬼話。

雲溪險些被氣笑,冷聲道:“楚氏集團能有今天,都是我父母的功勞,既然二叔如此識大體,想必不會阻止我管理集團,憑白壞了名聲。”

“這是自然…二叔…”

“那就多謝二叔了。”不等楚建國找理由狡辯,雲溪徑直打斷他,“那集團內部人事調動和股東分紅,我會讓秘書擬好計劃,到時再通知各位董事。”

“我還要處理公務,各位請回吧。”

雲溪口氣冷硬,就像冇看到那些股東青白交加的臉色。

“雲溪,二叔…”

“秘書,帶保安上來送客!”

楚建國還想再說些什麼,卻被雲溪不由分說打斷。

來勢洶洶的保安也已經趕過來,看架勢一言不合就會把他們丟出去。

楚建國暗恨,知道形勢不留人,和楚建昌對視一眼,就轉頭分彆勸慰各位股東離開。

看著他們離去的背影,雲溪眼底閃過一道暗光。

近些年來,楚建國仗著公司是家族企業,一直把公司當做取款機,不知道從中劃走了多少錢。

更可恨的是,公司裡很多人都是他塞進來的酒囊飯袋,把公司搞得烏煙瘴氣。

既然她回來了,這些人就彆想留下吃白飯。

處理完公司事務後,雲溪開車回到市中心的大平層。

拿出手機給X發訊息。

【雲溪:查到訊息了嗎?】

當年她被賣給惡匪,還遇到了被惡匪綁架的雲家小姐雲溪。

那時候她被傅縉言救了,真正的雲溪卻不知所蹤。

這纔有機會讓她冒充雲溪,認雲家老爺子做爺爺。

【X:剛查到線索,但又斷了。】

【雲溪:麻煩你了,我答應過雲爺爺要找到雲溪的。】

【X:嗯。】

雲溪眉頭緊鎖,若有所思,當即說出自己的猜測。

【雲溪:繼續查當年那個惡匪的勢力,我懷疑他們還隱瞞了點什麼。】

【X:收到。】

雲溪關閉對話框,疲倦地閉上眼。

當年的事情不簡單,要不是她被傅縉言救出來,恐怕她的結局會生不如死。

傅縉言。

想到這個優秀的男人,雲溪有些愣神。

簡訊提示音突然響起,拉回神智。

她睜開眼睛一看,原來是銀行的資訊通知,自己的賬戶剛剛收入五千萬。

轉賬人是徐特助,看來是傅縉言的意思。

雲溪眸光一暗。

這是不想欠她分毫,也不想和她有聯絡,所以用錢來劃清關係嗎?

他可真夠絕情的。

雲溪嘴角緊緊抿起,既然如此,那就遂了他的意。

將傅縉言從黑名單裡放出來,雲溪發了一條訊息。

【哪天去領離婚證?】

傅縉言收到資訊時,正在處理檔案。

鋼筆尖遲遲冇動,在白紙上暈染出一片墨跡。

他驀地把白紙揉成一團丟到垃圾桶。

雲溪向來是溫婉的,柔順的,她很愛自己。

他以為提出離婚,雲溪會哭鬨。

可結果卻出乎意料。

她很冷靜,乾脆利落,冇有一點不捨得。

傅縉言揉揉眉心,將心裡那點微妙的煩躁壓下,從旁邊抽出一份財產轉讓書,簽上自己的名字。

這是給雲溪的離婚補償。

他吩咐徐特助:“你去通知雲溪,讓她明天早上十點在民政局等我。”

“傅總,您真的要離婚?”

徐特助話到嘴邊,猶豫再猶豫,終於忍不住問出來。

“你想說什麼?”

傅縉言麵色淡淡,隨意坐在那裡,渾身的氣勢卻讓人透不過氣。

徐特助深吸一口氣小聲道:“雲小姐挺好的,我們都很喜歡她。”

和那位不一樣,那位不是善茬。

也就傅總當局者迷,被矇蔽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