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醜妻馬甲一個接一個掉》 小說介紹

醜妻馬甲一個接一個掉資源作品風格搞笑,構思大膽,腦洞清奇,區彆於傳統的總裁文,作者柚子阿茶脫離套路,用個性化描寫手法和 不一樣的角度描繪出了一個既啼笑皆非又感人至深的故事,大膽的構思也讓人眼前一亮!誠摯 推薦,這是一本值得追捧的精品好書。 .............慕家客廳裡。“莞莞,你說林簡露那醜八怪會不會把事情辦砸了?”說話的婦人叫做夏美,是慕家老爺的第二任妻子。“她敢!”慕莞莞麵色猙獰

《醜妻馬甲一個接一個掉》 第2章 免費試讀

.............

慕家客廳裡。

“莞莞,你說林簡露那醜八怪會不會把事情辦砸了?”

說話的婦人叫做夏美,是慕家老爺的第二任妻子。

“她敢!”慕莞莞麵色猙獰,“要是失敗了!我就打死她的母親!”

她長得好看,總是有一些蒼蠅盯上她。

這個錢老闆是喪心病狂,追求了她整整三個月,之後冇了耐心,約她去了龍潭夜場,還說不去的話,讓慕家好看。

不用想都知道,她去了,肯定就成了他的女人。

此時,慕江就興沖沖的進來,宣佈好訊息,“莞莞!你救了夏家大少爺!”

慕莞莞無比錯愕,立馬激動起來,“什麼?我怎麼會......”

“夏少爺說,你在龍潭夜場救了他,現在要我們去醫院,他要好好答謝你。”

龍潭夜場那不就是林簡露去的那個夜場嗎?

頓時她欣喜若狂,連忙收拾打扮一下,去了醫院。

通過和夏冥廷的手下瞭解,這才知道原來當時林簡露救了夏冥廷,對方通過名字還有一條紅寶石手鍊知道她的身份資訊。

慕莞莞竊喜,她當時害怕林簡露頂替被認出來,畢竟林簡露長得那麼醜。

於是把自己的衣服還有一條象征她身份的百萬紅寶石手鍊給林簡露。

本來還擔心林簡露會不會私吞掉,冇想到卻給她帶來了意外收穫。

夏美得意洋洋的笑著,“我的寶貝女兒就是有福氣,過不了多久啊,就是夏家少奶奶了。”

慕莞莞害羞的臉紅。

夏冥廷是M洲多少女人的夢想啊。

想要嫁給他的女人,手拉手都能圍M洲幾圈。

幾分鐘後,三個人走進病房,夏冥廷穿著藍白條紋病服,一身矜貴氣質,氣眉目英俊,一雙瑞鳳眼更是瀲灩著寒意的薄光,蒼白的薄唇緊抿,不愧是青州最絕色的男人。

慕莞莞看了更心動。

之前生人勿近的夏家大少爺近在咫尺,而且她還是他的救命恩人!

“謝謝你救了我,我也會兌現我的承諾,你是想要一千萬還是嫁給我?”

慕莞莞一愣。

心跳加速。

這種好事降臨到了她的頭上,她激動到渾身顫抖。

一千萬算什麼?她要嫁給夏冥廷!

這樣一來,彆說一千萬了,夏家百億家財都是她的。

雖然恨不得立馬就答應,可慕莞莞還是故作矜持,“夏少爺,我不忍心看著你死,救你是我自願的,也冇敢奢求得到什麼,錢什麼的,一點也不重要。”

慕莞莞含情脈脈。

夏冥廷有一雙深邃的眸子,他盯著慕莞莞看了片刻。

慕莞莞是知名的調香師,人稱“絕香美人”,不僅好看,而且能力出眾,是女神級彆的人物。

但是在他看來,也不過如此。

反而很俗氣。

他有些略顯失望。

“你的意思是.....你想要嫁給我?”

慕莞莞強忍著劇烈跳動的心,顫抖著聲線,“是.....是的.....”

林簡露被送去了醫院,醫生給她注射瞭解藥之後,她也慢慢醒來。

“媽......”

她的母親.......還在慕家手裡!

若不是因為這個,她也不會答應替慕莞莞拒絕錢老闆!

顧不上什麼,她掀開被子,虛軟著步伐作勢要出院。

卻不料,在走道上碰見了春風得意的慕莞莞還有夏美。

慕莞莞和夏美都緊張起來,互相看了一眼。

夏美暗中瞪了眼林簡露,眼神惡毒,“你來乾什麼?”

“我母親呢?快放了我母親!”

“喲喲喲,你那個死啞巴母親在哪裡,我怎麼知道?哈哈哈哈哈!”

林簡露情緒激動,聲音也不由地提高:“你們想要出爾反爾?行,我這就去告訴錢老闆,你們騙了他。”

“哈哈哈哈,你去告唄,到時候我就哭兮兮地解釋,說是你把我打暈,頂替我去,你看錢老闆是相信你這個醜八怪還是相信我!”

“你.......”

林簡露氣息不穩,她好不容易九死一生,結果慕家竟然......

“好.....”

她自幼和母親分離。

好不容易,她曆儘千辛纔回到母親身邊。

母女兩個才相認半個月。

結果,慕家就把她的母親林秀給抓走了,威脅她去拒絕錢老闆。

她母親之前是慕江原配,卻被捉姦在床,還懷了孩子,之後孩子生下來做親子鑒定,發現不是慕家血脈。

因此被慕江休掉。

在她五歲的時候,慕江也不知道受了什麼刺激,偷偷把她賣掉。

她和母親分離多年。

而母親為了能夠得到她的訊息,一直苦苦在慕家等待,做牛做馬伺候慕家,希望慕江告知賣到哪裡去了。

十多年了......

她這一次,一定要保護好母親。

林簡露淺淺一笑,既然如此,就彆怪她不客氣!

她拿出手機,撥打電話。

“喂?錢老闆,你好.......我們今天纔剛見過......”

一聽林簡露真的給錢老闆打電話,慕莞莞整個人都不好了。

如果她承認是林簡露頂替她去的,那到時候夏少爺豈不是也能查到.......

不......

她的心臟劇烈跳動。

剛剛她頂替了林簡露,成了夏冥廷的恩人,夏冥廷還答應娶她。

可不能讓林簡露破壞這一切。

她著急地搶了手機,掛斷。

“我這就把你母親放了!”

“但是這件事你最好給我守口如瓶!不然你和你啞巴母親,都得死!!”

隨即慕莞莞讓夏美打電話,通知綁匪放人。

夏美嫌棄地癟嘴,照做。

等林簡露匆忙離開醫院後,夏美鬆了口氣,“莞莞,不是說話打死那個啞巴嗎?還放了乾什麼?林簡露無權無勢,也奈何不了我們。”

慕莞莞擰著眉,她當然知道林簡露隻不過是一個下等人。

但是偏偏是這個下等人救了夏冥廷。

“她要是把這件事鬨大,我就不是夏少爺的救命恩人了。”

“也是!!”說起這件事,夏美笑得合不攏嘴,“先當上夏家少奶奶再說,到時候想要折磨她們母女兩個,還不是輕而易舉?”

慕莞莞笑得陰險得意。

...........

母親林秀被放了,可是受了傷。

林簡露在醫院繳費處,不料迎麵碰到了慕莞莞。

隻見慕莞莞笑得羞紅了臉頰,身邊還有一個眉目冷峻又帥得過分的男人。

這個男人身高看上去一米八五以上,側臉輪廓線條流暢,左眼下有一顆黑痣,無形之中身上散發著一股生人勿近的冷意。

她盯著這個男人看倒不是因為他長得好看,而是,這個男人好像是她救的那個人.......

男人也感覺到了她的視線,側眸看了過來。

她走過去,“先生你好...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