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3307章

終於回國

這天一大早,楚玄辰換上一襲戎裝,領著董長風和陳平兩位將軍,還有八千玄策軍,準備出發。

在大軍出發之前,雪非夜帶著人親自相送。

她先把為楚玄辰準備好的結盟書交給他。

然後指著身側的林修,對雲若月道,“月兒,這位林修將軍,是林長老的弟子,也是雪月國的第一勇士。朕現在把他賜給你,讓他當你的貼身護衛,行使保護你的職責。”

雲若月見狀,忙道:“母後,不用了,玄辰身邊有人保護我的,還是讓林將軍留下來,保護您吧!”

“朕知道玄辰可以保護你,但這也是朕對你的一點心意。”雪非夜道,“月兒,現在你是我們雪月國的公主,身份尊貴,當然要有人時刻保護你,朕才放心,而且,這也代表了你的身份。”

聽到這話,雲若月隻好道:“多謝母後。”

雪非夜道:“還有,朕的十萬大軍,隨時駐紮在邊境,你們回國之後,如果遇到什麼事,你們隨時叫林修來通知朕。這些大軍,以及整個雪月國,都是你們的後盾。”

看到母後想得如此周到,雲若月的鼻子驀地一酸。

她感動得熱淚盈眶,“母後,謝謝你。在我們走後,你也要保重身體,注意休息,彆太勞累了!”

“是啊,女王,您請保重,我會帶月兒再來看你的。”楚玄辰也道。

“母後,你放心,我和薇兒一見完嶽父大人,就會立即趕回來。”雪無瑕道。

薇兒心疼地看著雪非夜,“母後,您彆擔心,我們會很快回來陪你的。”

“我知道的,你們都是好孩子。”雪非夜拍了拍薇兒的手。

看著孩子們這麼懂事,她十分欣慰。

在欣慰的同時,她也眼中噙淚,因為她真的很捨不得他們。

可是天下無不散的筵席,她隻好道:“好,你們都要保重。玄辰,這一路上,你們一定要小心。”

“我知道的,你放心,我已經派人提前去向弘元帝報告兩國結盟之事。相信弘元帝知道此事之後,會給您一個麵子,暫時不會動我們,所以我們此行,不會有危險的。”楚玄辰道。

隻要弘元帝不派大軍圍攻他們,他就不怕。

至於朝中其他人派的那些刺客,根本不足為懼。

見楚玄辰早有準備,雪非夜大為讚賞,她點頭道:“好!玄辰,朕相信你的能力!時候不早了,你們出發吧!朕在這裡祝你們一路平安!”

“多謝陛下,你也要保重。”楚玄辰說完後,握緊腰間的寶劍,一個翻身,便騎到了馬上。

雪無瑕也騎上一匹駿馬,薇兒和雲若月則坐到了一輛馬車上。

然後,楚玄辰又看了雪非夜等人一眼,朝雪非夜點點頭後,才揮手道:“所有人,出發!”

就這樣,楚玄辰帶著大軍,朝楚國的方向行去。

雲若月和薇兒坐在馬車上,她們掀開車簾,眼裡噙著淚水,不停地給雪非夜揮手,給這座皇宮揮手,給王城揮手。

揮著揮著,雲若月心裡是十分的酸澀。

她真的好捨不得母後,捨不得這裡對她好的每一個人。

這一回國,不知道要什麼時候,才能再見到母後。

不過,她在這裡呆了這麼久,也是時候回家了!

她終於可以回到想念已久的地方,可以見到孩子們,見到她的親朋好友,和三兩知己。

楚國,皇宮

午時,廣明宮裡響起了一陣悅耳的絲竹聲,有一群穿著暴露的舞姬,正在大殿中央翩翩起舞。

弘元帝坐在龍椅上,目不轉睛地看著這群新進宮的舞姬,是一臉的欣賞之色。

舞曲過半時,一名美豔的舞姬突然走向弘元帝。

她那白皙的身子,也像條蛇一般,半倚在弘元帝身上,“皇上,來,奴家喂您喝酒。”

“好。”弘元帝恣意地笑著。

那舞姬立即端起桌上的酒杯,一雙眼睛直勾勾地盯著弘元帝,喂他喝了起來。

喂完後,她便嬌媚地笑道:“皇上,怎麼樣,奴家喂您的酒,好喝嗎?”

“好,美人喂的酒,當然好喝。”弘元帝伸手挑起舞姬的下巴,眼中滿是**之色。

這燕王送給他的這些舞姬,可真是善解人意,又富有新鮮感,比宮裡的老人們要誘人多了!

喂完弘元帝一杯酒之後,舞姬又朝他拋了個媚眼,“皇上興致這麼好,來,奴家再喂您喝一杯。”

“好。”弘元帝笑得十分暢快,又飲下了一杯酒。

“皇上,您再吃幾顆葡萄,來,奴家喂您。”這時,那舞姬把一顆圓潤的葡萄咬在唇前,就喂到了弘元帝麵前。

弘元帝見狀,隻覺得這名舞姬花樣真多。

他的小腹一陣火熱,便立即去吃那顆葡萄。

等那顆葡萄下肚時,他已經迷離地低呼一聲,“美人,你真美。”

說著,他已經和這個美人擁吻到了一起。

這下,那大殿裡的氣氛,變得更加旖旎。

雪天香領著宮女們走到大殿門口的時候,看到的就是這一幅縱情聲色的畫麵。

看到弘元帝正和懷中的美人癡纏,雪天香那烏黑的眼睛裡,浮起陣陣妒意。

她的手也狠狠地捏成拳頭,指甲都陷進了肉裡。

“這……”阿米娜看到這幅場麵,連忙羞澀地後退了兩步。

金釧見狀,不由得小聲地道:“娘娘,皇上真是的,這大白天的,竟然在這裡白日宣淫,他真是越來越昏庸了!”

“金釧,小聲點,彆讓彆人聽見。”雪天香小聲嗬斥。

“哦。”金釧忙閉上嘴,不敢再亂說一句話。

不過她嘴上不說,心裡卻很不服氣。

自從燕王得到弘元帝的器重後,他就學睿王,在天下蒐羅了很多美人送進宮來,供弘元帝玩樂。

弘元帝見到這些各式各樣的美人後,那好不容易壓下去的色心,又被勾了起來。

之前董詩詩的教訓好像被他忘了似的。

他現在很寵愛這些新進宮的美人,早就把雪貴妃和四妃都忘記了!

他天天和這些美人花天酒地,夜夜笙歌,根本不理朝政,也不在乎自己的身體。

他之前的頭疾,原本被雪貴妃用璃王妃的藥給治好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