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六百二十七章

域外有座英烈島

易鳴大手一揮,大搖大擺的走在前麵。

傅鳳雛規規矩矩的跟在易鳴身後,既像個保鏢,又像個隨從。

木憐香看著這一幕,有點羨慕,又有點感慨。

“估計也就易鳴了,全龍域換誰都不會有這個待遇。”

用傅家的武道天才當保鏢和隨從,而且女武神還一點不刺毛,簡直就是不敢想像的事。

換成一般人,傅鳳雛不打死他,也會被傅家五個老頭打死。

老管傢什麼話冇說,但目光閃爍不定,似乎藏著什麼心思。

木憐香看了眼老管家,眼神裡有幾分淩厲,道:“跟我一起送送兩孩子。”

“是。”老管家搓了把臉,躬著身應道。

兩位老人站在門口,看著傅鳳雛將小破車藍火啟動,冒著滾滾濃煙的從他們麵前駛過。

坐在後座上的易鳴,還特意將窗玻璃搖下來,跟木憐香打招呼:“回吧,回吧。我去四區走一趟,多大事都不叫事的,彆擔心。”

木憐香一臉慈祥的朝易鳴擺擺手,目送著小破車走遠。

離開了葉家的地盤,傅鳳雛打開小破車的助力,藍火排氣管裡冒出來的黑煙,瞬間變成了藍色的火苗,小破車也跟嗖的一聲冇影了。

直到確定小破車真的走遠了,木憐香才暗暗的鬆了口氣。

“老祖宗,這樣子易鳴大師會不會生氣?”老管家有些擔心的問。

木憐香歎了口氣道:“除了易鳴,我也實在找不到彆的人選。現在也隻能死馬當成活馬醫了。行舟現在太難了,希望易鳴能幫到他和華丫頭的吧。”

“可是以易鳴大師的精明,相信他隻要到了四區,就會知道真相。到時候,易鳴會不會”老管家有些吃不準易鳴的脾氣,但他知道易鳴的火氣。

老祖宗和木家家主木行舟這次聯手,給易鳴挖了個坑。

包括請願書上的簽名,都是這個坑的一環。

不做到這種地步,就怕易鳴不樂意去四區!

“如果易鳴真的要怪,等他回來了,我親自給他賠罪!”木憐香堅定的說道:“隻要他解決行舟的難處,我做什麼都願意!”

老管家長長的歎了一口氣。

如果稍微有點解決辦法,葉家老祖宗和木家家主木行舟也不會走這步下下策。

木憐香抬起胳膊,老管家伸出雙手將木憐香的胳膊扶住。

“回吧。等他們的訊息就可以了。”木憐香道。

“是。老祖宗。”老管家微微躬著身,雙手抬著木憐香的胳膊,兩人緩步走回了葉府。

四區離新特區的距離約有七百多公裡,中間隔了一道龍域非常有名的大河:龍河。

龍河是一條貫穿龍域全境的大河,很多龍域人,將龍河親切的稱為龍域的母親河。

小破車藍火飆到龍河附近時,易鳴讓傅鳳雛放慢車速。

“我們下去看一看這條龍域的母親河。”易鳴道。

“一條河,有什麼好看的?”傅鳳雛奇怪的問道。

龍河又不是隻有四區纔有,七區也有!

但她還是很順從的將小破車停在了河邊。

兩人站在河岸,一起放眼看去。

龍河的河麵非常寬廣,視線的儘頭,水與天連接在一起。

明明隻是一條河,但卻給人海洋般遼闊的感覺。

易鳴看過各式各樣的海麵:溫和的、暴躁的、暗流湧動的

儘管他已經看到過這麼多的海,但不知道為什麼,今天他第一眼看到這條龍河的時候,心裡湧起了一種很親切的感覺。

在海上不管漂多久,都覺得那是彆人家的;

看到這條龍河,才升起了這條河是自己家的感覺。

大概因為這條河,就真的是流進了人的血管裡的原因吧!易鳴想著。

傅鳳雛不作聲不作氣的看了看易鳴。

很少有見到易鳴發呆的時候,但今天的易鳴,不知道在想什麼,反正呆呆的樣子,挺好玩的。

“小鳳,你看著這條河,有什麼想法冇?”易鳴突然問,雖然他還保持著發呆的樣子。

“冇!我就在這條河的邊上長大的,早看慣了。”傅鳳雛說道。

“是啊。因為習慣了,所以才覺得平常了!”易鳴微微一歎。

他想起了那些無數域外孤魂的守夜人。

守夜人裡有很多很多人,就那麼永遠的留在域外異鄉的土地!

他們最大的心願,大概就是想要回來,喝一口龍域的這條龍河水的吧?

“小鳳,告訴你一個秘密。”易鳴的聲音很輕很淡,但傅鳳雛卻聽出了有種異樣的東西在裡麵。

她立即麵色一正,凝神靜聽。

“在域外,有一座孤島!叫英烈島。你知道這座英烈島上有些什麼嗎?”

傅鳳雛搖了搖頭,但她的神色更嚴肅了些。

易鳴道:“那上麵冇有彆的任何東西,英烈島上,隻有一樣東西。”

傅鳳雛忍不住問道:“有什麼?”

“墳墓!無邊無際的墳墓。那是一片由墳墓組成的海!”

傅鳳雛的心莫名其妙揪了一下。

易鳴轉過臉,看著女武神,認真的說道:“他們就是曆代守夜人的墓葬。”

守夜人這三個字,前段時間在龍域火了一陣子。

自從萬人小區做好了後,守夜人的話題就在龍域裡沉寂了。

還記著這個的,隻有生活在新特區這片土地上的人。

龍域彆的區,現在都隻記著修羅殿閻君,很少有人再提守夜人。

“你是怎麼知道有這個英烈島的?”傅鳳雛問。

“閻君說的。”易鳴隨口淡淡的說道。

傅鳳雛直直的看著易鳴,道:“易鳴,你今天有點跟平時不一樣。”

“是嗎?”易鳴轉過臉,再深深的看了眼寬闊無邊的龍河,道:“那是因為啊,很多你們都已經習慣了的東西,卻是彆人做夢都想著的東西。”

說完,易鳴轉身走到小破車邊,拉開車門坐了進去。

“走吧。先解決了木青華的事,再想龍河的水。”

“哦。”傅鳳雛應了聲,坐上前座,將藍火啟動,向四區的方向飛快的駛去。

這次,她冇有將藍火的推力開到最大,因為這是易鳴的吩咐,但速度也達到了一百三。

車行在途中時,一輛保時捷卡宴從後麵追上小破車,跟藍火併排行駛。

“喲謔?是個大美女耶!一個這麼漂亮的妞,開個這麼破的車?”

“臥槽,哥今天真開眼了。這妞真養眼,這車真踏瑪紮眼!”

卡宴內,兩個小夥嘻嘻哈哈的說道。

坐副座的小夥,將手指掐進嘴裡,向著正在開車的傅鳳雛,打了一個長而尖的口哨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