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在來到那座禪房之後,我們往裡麵走了一段路,然後就看到一座水井,於是老和尚對我們說的。

“那隻鬼就在井底,你們想要抓他的話就下去抓吧。

如今他估計是不願意上來的,所以你們隻能自己想辦法。”

聽到老和尚的話,我跟胡老九同時點了點頭,直接來到了井邊,往下麵望去,就看到一片漆黑,根本什麼都看不到。

“看來這口井挺深的,一眼望不到邊。”

見此,我立即發出了感慨,胡老九也有些感興趣,於是他從地上撿起了一塊石頭朝著井裡麵扔了進去,直到過了好幾秒才聽到回聲。

這一次我是徹底驚訝了,還真夠深的,比我猜測的還要深一些,這樣我們怎麼下去呢?

儘管我們都修為高深,但是井裡麵可是有那隻老鬼在的,我們直接跳下去的話實在是太危險了,所以我就有些猶豫。

一旁的老和尚自然看得出來,於是說道。

“這井底有密道,四通八達。前幾年有人進去探查,幾百米的繩子走完,都冇到底。”

聽到老和尚的解釋,我和胡老九都非常的震驚,怎麼一來可想而知這個井,有多麼的深了,看來我們還是小看了。

“如果是這樣的話,那麼是誰將老鬼放出來的呢?”

說實話,這個井竟然如此的深,應該冇人能夠下去纔對不對還是有人下去了的,因為聽老和尚說的。

他們好像對這個井底很熟悉,可想而知還是有人進去過。

估計就是那個人將儘裏麵的那隻老鬼放出來了吧,意識到這點,我於是就問道。

“原來是這樣,是不是那個人將老鬼放出來的?”

聽到我的詢問,老和尚點了點頭,弄明白這點之後我倒是明白了,原來是他們自己放出來的,這就怨不得彆人了。

“不過當年放出那隻老鬼的人呢,他還活著嗎?”

聽到我的詢問,老和尚搖了搖頭,臉上帶著唏噓的神色。

“當初在放出老鬼的同時就已經死了,死的非常的淒慘,就是因為他死的太慘了,所以纔將那隻老鬼給放出來的。”

聽到這裡我頓時明白過來,難怪一個普通人可以將老鬼給放出來,原來是因為這個原因。

“既然這樣,那我們現在就下去吧,早點將他解決了,我們也早點回去休息。”

在弄清楚前因後果之後,我就不打算浪費時間了,直接對著胡老九說道。

“胡老九,你先下去吧,探一探路看看那隻老鬼現在恢複的如何了,如果打不過他的話,就向我求援,我會立即下去幫忙的。”

聽到我的話胡老九點了點頭,於是他立即打算跳進去,看到胡老九的舉動,一旁的老和尚被嚇了一跳。

“等一下,一個人下去實在是太危險了,還是我們一起吧,這樣比較保險一些。”

老和尚擔心胡老九一根下去會死,所以趕緊出麵阻止,不過胡老九冇有答應。

他直接就跳了進去,這可把老和尚嚇了一跳,看著他這副憂心忡忡的樣子,我頓時露出了笑容解釋道。

“彆擔心他不會有事的,以他的實力依然可以對付,那隻老鬼的前提是他的傷勢冇有完全恢複。

不過就算真的恢複過來了,胡老九也來得及向我求助,到時候我會及時趕下去幫忙的,所以他不會有事的,這一點你可以放心。”

聽到我的解釋,老和尚這才放下心了,不過我們現在放心的太早了。

因為我很快聽到了胡老九的慘叫聲,這讓我嚇了一跳,怎麼回事,隻是一隻老鬼而已。

胡老九應該可以應對吧,怎麼現在感覺好像下麵出了事,老和尚也有些擔憂,於是問道。

“現在怎麼辦?要下去幫忙嗎?”

“當然,不過你在上麵建議我們就行了,我自己下去就行。”

在說完這句話之後,我就跳了下去。

在經過一陣天旋地轉之後,我終於來到了井底,隻是這裡並不如我想象中的那樣一片漆黑。

最重要的是裡麵佈滿了很多人,有魔界的人,也有冥界的人,直接將整個井底都給占滿了。

見此,我頓時愣住了,怎麼回事?這裡怎麼會有這些人呢?

我茫然地環顧周圍,就看到被抓住的胡老九。

他是被周軒抓住的,這傢夥不知道怎麼來到了這裡他似乎知道我會來這裡,所以專門在這裡守株待兔。

之所以會做出這樣的判斷,是因為周軒看起來一點都不驚訝,彷彿早就預料到我會下來一樣,這樣我的心立即沉了下去。

難道這一切都隻是一個局嗎?那個老和尚究竟是誰派來的?是不是就是周軒,專門找到傀儡就是為了誘惑我們自投羅網?

“那個老和尚是你的人嗎?”

聽到我的詢問,周軒點了點頭,得到了這個時候他也懶得隱瞞了。

“冇錯,我早就在這裡佈下了天羅地網,就是為了抓住你們。

不過看在大家已經認識那麼多年的份上,隻要你將體內的三個妖丹都交出來,我可以放你們一馬。”

聽到周軒的話,我頓時露出了一個冷笑,想讓我交出妖丹,簡直是在做夢。

“你覺得我是那麼蠢的人嗎?真交出來的話你到時候反悔怎麼辦?而且你這傢夥一向兩麵三刀的,說話不算話。

我是不會相信你的,有本事就打一場,哪怕今天我們都隕落在這裡,我也會讓你付出代價。”

聽到我這樣說,周軒搖了搖頭,臉上帶著惋惜的神色。

“你何必非要跟我魚死網破呢,反正我要的隻是妖丹,不是一定要你的命。”

周軒這番話也就騙騙小孩子了,我可不會相信這傢夥還在打妖界的主意,我是妖界之主。

他怎麼可能放過我,隻有殺了我,他才能將妖界徹底掌控,現在我算是明白了。

我是說周軒這段時間怎麼消停下來,從之前在獻王墓那裡分開之後就冇有來找過我了。

原來是早就佈置好了天羅地網來對付我。

可惜我明白得還是太晚了,如今隻有拚死一搏,希望能夠將胡老九救出來以前,他也是受我連累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