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不過老和尚在答應下來之後又有些憂鬱,擔心我們是誇大其詞,根本不是那隻老鬼的對手。

這樣以來的話,就將他給坑慘了,他倒是不在意自己的死亡,可是一旦將那隻老鬼放出來。

他一定會傷害其他村民的,這樣就太糟糕了,所以他是希望我們不要騙他。

聽到老和尚的話,我倒是冇有說什麼,一旁的胡老九確實有些不太高興了,他覺得老和尚是看不起他們。

居然自己他們的實力可笑,他們的實力可不弱,對付一隻重傷的老鬼。

怎麼可能還不是對手呢?老和尚這樣完全是冇有將他們放在眼裡,於是胡老九忍不住嗬斥道。

“老和尚,你這番話是什麼意思?看不起我們嗎?”

聽到胡老九的質問,老和尚連忙搖了搖頭說道。

“你誤會了,我並冇有這個意思,我隻是想要確認一下,免得產生誤會,那樣對接下來的計劃非常不利。”

“你!”

聽到老和尚這樣說,胡老九不僅冇有趕到消氣,反而更加氣氛了,就在他打算繼續開口質問的時候,我連忙拉住了他。

“好了,彆說這些了,我知道他並不是故意的,你就彆跟他計較了。”

我一邊安撫胡老九,一邊對著老和尚露出了笑容說道。

“抱歉,讓你見笑了,他就是這個性子,你彆跟他計較,有一點我們可以保證。

我們的實力絕對冇有誇大其詞,全部都是按實說的,所以你可以相信我們。”

我知道老和尚的顧慮在哪裡,所以就立即向他解釋清楚,省得人家有心結不願意與我們合作。

如今最重要的是將老鬼給剷除掉,其他的都可以往後排。

所以我根本就不介意老和尚的質疑,隻要他在關鍵時刻不掉鏈子就行,其他的我就不在意了。

聽到我如此誠懇的話語,老和尚勉強相信了我的話,畢竟我看起來不像是說謊的樣子,既然這樣的話。

那麼他們就可以聯手一起對付那隻老鬼了,這可是剷除掉他的最好時機。

一旦錯過了以後就未必有這樣的機會了,所以老和尚還是很有決斷力的,既然決定了相信我們,那麼他就不會再懷疑了。

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相信你們。”

在確認我們之前說的話屬實之後,老和尚徹底鬆了口氣。

“對了,這個陣法也有遮蔽鬼的作用,所以我們之前商量的一切那隻老鬼都不清楚。”

聽到老和尚的解釋,我跟胡老九都點了點頭,說實話我們早就發現了,不然也不會如此放心大膽地將計劃直接告訴給老和尚。

就是因為知道了老鬼無法聽到我們之間的對話,所以我們纔會表現的如此大膽。

“原來是這樣,我們明白了,那現在你可以帶我們去找那隻老鬼了嗎?”

“當然可以,我現在就可以帶你們過去,不過在那之前有一件事情我必須要跟你們說清楚,免得之後你們會反悔。”

聽到這個老和尚的話,我跟胡老九倒是挺好奇的,不知道這個老和尚能夠說出什麼樣的話來。

我總感覺這個老和尚啊,接下來要說的話不太簡單。

不過沒關係,我跟胡老九可不是普通人,並不會被他人的話語給嚇住。

“老和尚有什麼話你就儘快說吧,冇有什麼是我們不敢聽的。”

其實就在我們打算洗耳恭聽的時候,那個老和尚似乎有些猶豫半天冇有開口。

這讓胡老九有些不太耐煩了,於是他立即催促道。

聽到他的催促,老和尚終於冇有再繼續糾結下去,立即解釋吧。

“是這樣的,那隻老鬼因為一直被鎮壓在這裡,所以一直冇有機會出去害人。

我見他冇有傷過任何人,我們就這樣弄死他的話,會不會不太好?”

就是因為這一層顧慮,所以老和尚儘管很想將它給弄死,但是一直冇有下定決心。

他從來冇有去請過其他的高人來對付這個老鬼,直到遇到我們,這個老和尚才終於有了其他的打算。

不過直到現在,他依然是猶豫不決的,完全無法下定決心,因為在他看來那隻老鬼既然冇有殺人,其實他們是冇有必要殺他的。

因為按照要求,他們是不能隨意濫殺無辜的,當然他們兩方都在互相廝殺,所以儘管有這樣的明文規定,但是大家依然在犯。

聽到老和尚的話,我跟胡老九這才明白他在糾結什麼,原來是因為這個原因。

“我明白你的意思,如果你實在不想殺他的話,其實也可以,不過我們得先弄清楚這傢夥的攻擊力。”

“要是這傢夥對人類抱有惡意的話,那麼哪怕他在怎麼無辜,那也不能留著。

聽到我的話,老和尚點了點頭,他也是這樣想的,所以在動手之前最好還是先確認一下再做決定。

如今得到了我的同意,老和尚已經非常的滿意了。

見此,我於是立即問道。

“那麼你現在可以帶我過去找他了吧?”

“當然可以,我現在就帶你們過去。”

聽到我的詢問,老和尚點了點頭,於是他就立即往門外走去,我和胡老九對視了一眼,立即跟得上去。

隻是這個老和尚走得非常的慢,一路慢悠悠的讓我和胡老九都有一些不太耐煩。

不過我好歹忍住了,但是胡老九就無法忍了,直接不耐煩的催促道。

“老和尚那隻鬼修經在哪裡啊?你直接將地址告訴給我們,我們自己趕過去算了,你這樣實在是太慢了。”

聽到胡老九的催促老和尚歎了口氣,有些無奈的說道。

“這位客人,你冷靜一點很快就要到了要不了多長時間的。”

聽到老和尚的話,胡老九依然有些不來的,好在我及時拉了他一把,這才讓胡老九停下了催促。

“好了,彆再繼續催促了,和尚都已經說了,很快就到了,你就耐煩一點吧。”

“好吧,那你動作快一點。”

聽到我這樣說胡老九隻能點頭答應下來,於是就這樣在老和尚的帶領之下,我們終於一路慢悠悠的來到了一座禪房裡麵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