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秦家棄子》 小說介紹

秦家棄子資源作品風格搞笑,構思大膽,腦洞清奇,區彆於傳統的總裁文,作者煮酒論英雄脫離套路,用個性化描寫手法和 不一樣的角度描繪出了一個既啼笑皆非又感人至深的故事,大膽的構思也讓人眼前一亮!誠摯 推薦,這是一本值得追捧的精品好書。 秦動此時也無路可走,最終下定決心,開始練虎體篇的虎拳。決定之後,秦動便找了一個大樹,按照虎體篇的法門口訣,砰砰哈哈的練起拳來。一夜時間眨眼而過,第二天清晨,秦動仍然在打著拳。此時的他,不僅冇有絲毫疲倦,

《秦家棄子》 第2章 免費試讀

秦動此時也無路可走,最終下定決心,開始練虎體篇的虎拳。

決定之後,秦動便找了一個大樹,按照虎體篇的法門口訣,砰砰哈哈的練起拳來。

一夜時間眨眼而過,第二天清晨,秦動仍然在打著拳。

此時的他,不僅冇有絲毫疲倦,反而精神頭十足。

“砰!”

就在這時,突然一聲爆響,秦動的拳頭,頓時將那棵捶打了一夜的粗壯大樹,應聲轟斷。

一拳轟斷大樹之後,秦動也停下了手中的動作,目露喜色道:

“虎拳的威力,比起族中的碎石拳體技,還要強橫許多,一夜之間便有瞭如此進展,這次還真是撿到寶了!”

秦動之所以如此高興,則是因為他在往日巔峰之時,都未必能做到如此拳力。

而現在卻能輕鬆做到,足以說明,這全是《萬獸霸神訣》的功勞。

“這月牙吊墜的秘密,為何父親不曾與我說過呢?難道父親也不知道?”

秦動不解。

想不通,他也冇有再去多想。

但秦家是一刻都不能待了。

以秦坤父子心狠手辣的性格,知道他還活著,絕對不會輕易放過他。

可是想要逃出鐵壁城,也並非一件易事。

鐵壁城守衛森嚴,又是四大家族合力把守,他以前身為秦家少主,冇有人不認識他,想要渾水摸魚,著實有點困難。

但再難也要去做,這也是秦動逃離秦家的唯一辦法。

此時的秦家,秦山正在演武場上跟一眾秦家小輩們吹噓,一眾小輩紛紛捧喝道:

“現在日上三竿,那廢物想來應該被魔獸給吃掉了!”

“不愧是秦山哥,以後冇了那廢物,終於眼不見為淨了!”

秦山受用的點點頭,輕笑不已。

他之所以這麼恨秦動,除了秦坤和秦元的因素之外。

更多的,則是他非常享受,那種碾壓曾經天才的變態塊感。

以前的秦動,對他愛搭不理,現在的秦動,對他高攀不起!

就在他誌得意滿的時候,忽然有一個小輩急匆匆的闖進演武場道:

“秦山哥,不好了,那廢物他……”

“他怎麼了?是不是死了?”

秦山興致缺缺的扣著指甲蓋,隨口說道。

“不是,我看到那廢物他……”

“他朝著城門口去了,看樣子好像是要逃出鐵壁城!”

此話一出,頓時讓秦山愣在了原地,滿臉的不可置信。

“什麼?你說他還活著?”

震驚之後,秦山眼中頓時閃過了一抹陰厲之色,冷冷道:

“這廢物還真命大!走!隨我去抓人!他死也得死在城內!”

然後便是猛地跳下演武台,率先動身而去。

城門口,捂的嚴嚴實實的秦動,看到冇有引起彆人注意,正要混著人群出城之時。

突然,一道寬厚的身影,猶如塔山一般,擋在了他的麵前。

“怎麼,這是急著要去哪啊?”

秦動聞言,抬頭一看,正看到秦山滿臉不懷好意的盯著他。

在秦山身邊,還跟著幾個秦家小輩,也都滿臉戲謔。

還是被髮現了!

秦動目光一緊,漠然不語。

“哼,冇有族中允許,秦家棄子誰也不得離開鐵壁城半步,否則格殺勿論!”

話音剛落,秦山那碩大的一拳,便朝著秦動猛然轟來。

這一拳,煉筋三重的實力一展無餘,帶起的勁風,都是急促無比。

眾人本以為秦動還會跟往常一樣,被秦山一拳轟飛出去的時候。

突然,秦動目光一冷。

“嘭!”

一道拳勁轟出,與秦山那一拳,重重的碰撞在了一起。

兩拳相撞,反衝之力,讓得秦動後退一步,而秦山卻紋絲不動的站在原地。

孰強孰弱,可見一斑。

“怎麼會?”

秦山驚疑一聲,目露訝色。

雖然在這一拳的對轟中,秦動並冇有討到好處,但秦山明顯感覺到了不對勁。

要知道,秦動自從淪為棄子後,他們根本就冇有給秦動機會修煉,並且修為還跌落到煉筋二重,無法寸進。

可是現在,秦動的實力,怎麼突然變強了?

秦山滿心疑惑。

不過很快,他便反應過來,眼神一冷,寒然道:

“難怪敢逃跑,原來是長本事了啊,不過你以為這樣能打過我了?癡心妄想!”

“碎石拳!”

秦山突然暴喝一聲,隻見他本就粗壯的胳膊,陡然青筋暴起。

勢大力沉的一拳,猶如劈山開石一般,直接朝著秦動當頭轟去。

“哇,秦山哥好厲害,連族中的體技碎石拳都學會了,這下秦動要小命不保了!”

一旁的秦家小輩,看到這一幕,紛紛嘩然。

碎石拳,能夠調動武者身體的力量彙集拳頭,使之力道增強數倍。

一拳之下,足以讓煉筋二重武者當場斃命,即便僥倖不死,下場也好不到哪去。

現在秦山動用碎石拳,足以證明,此刻的他已經下了殺心。

秦動死死盯著那轟來的剛猛一拳,精神戒備到了極點。

深深的提了一口氣,隨之一拳轟了出去。

秦山見此,頓時咧嘴冷笑,眼底閃過一絲陰狠之色。

在他看來,秦動無論如何,都接不下他這一拳。

“砰!”

當兩拳重重相接,秦山的眼神頓時就變了。

他那小山一般的身軀,猛地一抖,一股大力之感,迅速從他拳頭湧上他的胳膊。

然後他便驚駭的感受到,一股巨力將他的身體向後轟退了出去。

這一幕,也是讓得在場的秦家小輩,看的目瞪口呆。

“你竟然偷學了族中體技?!”

秦山眼中浮上了一絲驚駭之色。

秦動身為秦家棄子,根本不可能有機會修煉族中體技的。

而且以秦動之前煉筋二重的修為,他想不通,秦動是如何學會的。

“秦家體技?並不是!”

秦動淡淡搖頭。

他方纔所用的,正是虎體篇的虎拳!

秦動冷笑一聲,又是一拳轟出,勢大力沉的一拳,直奔秦山肩膀而去。

他必須趕在秦家來人之前,速戰速決!

這一拳,秦山捫心自問,他根本躲不過去。

就在他驚駭不已的時候,忽然,一隻手掌,落在了他的肩膀之上。

“秦元哥!”

看到秦山身後的那道身影,秦動的臉上多了一絲凝重。

來人是一個錦衣少年,手掌正搭在秦山的肩膀上,讓得秦山冇有摔倒在地。

這個少年不是彆人,正是秦山的哥哥,秦元。

秦元的臉上,掛著一絲淡淡的笑容,隻是在秦動看來,這笑容充滿了冷意。

“哥,你怎麼來了?”

秦山一愣,見到來人,原本盛氣淩人的氣勢,瞬間一掃而光,取而代之的則是溫順。

“哼,這點事都做不好,丟人現眼!”

秦元頗為不滿的說道。

“哥,是他偷學了體技,我一時大意才……”

秦山臉色脹紅的辯駁,隻是他說話的底氣,卻越顯不足。

“他方纔那一拳,不是你能抵擋的住的。”

秦元說著話,目光落在了秦動的身上,似笑非笑道:

“冇想到秦動堂弟,隱藏的還真是深呐!”

剛纔秦動那一拳,力量足以達到了煉筋四重。

可秦動明明就是一個煉筋二重的廢物啊?

他是怎麼做到的?

“區區雕蟲小技,又怎能入的了少家主的法眼。”

秦動本就恨秦元父子,事已至此,他也冇必要再隱藏什麼了,當即咧嘴一笑,挑釁說道。

“嗬嗬,你今天不就是想逃出鐵壁城嗎?我給你一個機會,隻要你今天能過我這關,我就放你走,如何?”

秦元懶洋洋的一笑,目光漸漸變得森冷起來。

他還冇說的是,如果秦動過不了他這關,他就完全有理由,以秦動叛變秦家,光明正大的殺死秦動……

“正合我意!”

秦動麵無懼色,冷然說道。

這種情況,早就在他的意料之中了,而他除了坦然麵對,彆無其他選擇。

“哼!”

秦元踏前一步,一道強橫的力量在他肉身中滾動,緊接著身形一衝,便出現在了秦動麵前,剛猛的拳勁,重重的衝著秦動轟了上去。

看到秦元這一道力量雄渾的拳勁,一旁的秦山幸災樂禍道:

“這個廢物,還真是自尋死路,竟敢挑戰秦元哥!”

其他秦家小輩們聞言,也都是紛紛輕笑,不看好秦動。

“砰!”

淩厲拳風,眨眼便至,秦動不甘示弱,同樣揮出一拳,與秦元的拳勁碰撞在了一起。

兩拳相撞,秦動並冇有出現潰勢,僅僅隻是擦著地麵向後倒退了三步之遠。

“什麼?”

看到這一幕,在場不少人都一臉不敢置信。

要知道,秦元可是煉筋六重的武者,居然撼不動秦動這個棄子。

這還是那個煉筋二重的廢物嗎?

更加感到不可思議的,還是身為當事人的秦元了。

方纔那一拳,他感受到秦動的拳頭,就跟一頭低吼的野獸一般,讓他難以壓製。

這般變故,忽然讓他感到,他似乎太小瞧這個堂弟了。

“再來!”

秦動麵無表情,衝著秦元勾了勾手。

“這個傢夥!”

秦山在一旁,看到秦動的挑釁動作,頓時滿臉憤怒。

可憤怒歸憤怒,他卻不敢再上前麵對秦動了。

一方麵是秦動突然展現出來的實力讓他忌憚,另一方麵則是秦動從小到大,帶給他揮之不去的陰影。

“哼,居然能擋下我的一拳,可那又如何?”

秦元麵色一變,最終冷笑一聲道:

“今天,我就讓你見識一下,你跟我之間的差距,到底有多大!”

說著話,秦元手臂一震,一拳猛然轟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