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林薔說她不想我死,讓我不要逼她。

此時此刻,我從她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絲殺氣,很顯然,這個瘋批並不是個戀愛腦,也許她真的對我還有那麼一絲感情,但這點感情在權勢地位麵前也算不了什麼。

而且,從她的話中我還得到一個重要的資訊,那就是並非所有的改造人都和我一樣有自己的思想,我很可能是唯一一個還有自我意識的改造人,一旦這個秘密被髮現,我就會被滅殺掉。

不過我可不認為,林薔選擇隱瞞不報,真的隻是因為她對我的那點可憐的私人情感,我想她肯定是覺得我不可能衝破係統設定的控製,所以纔沒有將這件事情上報。

何況就算有一日我真的暴露了,就我身上剛纔出現的那些光,就足以將我給滅掉了。

生死被握在彆人的手裡,我自然也不敢再輕舉妄動,便站在那裡,一副放棄逃跑的樣子。

對於我的認慫,林薔露出了一個滿意的笑容,她道:“這纔對。墨客,我可以忍受你的冷漠,但前提是你要乖乖順從我,我不管你在那個世界,和那個女人過著多麼幸福的人生,既然回來了,就把她給忘了。”

“你記住,我是你唯一的女主人!”

她的話音剛落,外麵便傳來了開門聲,她嘴唇微抿,這表示她此刻有些緊張。

看來來人的身份非同一般,否則這位不可一世的大小姐,又怎麼會感到緊張呢?

過了一會兒,大門緩緩打開,一個戴著金色麵具的老頭緩緩走了進來。

看到他,我的腦海裡立刻冒出了一份資料:“宇文強,宇文家族的掌權者,也是宇宙超級十大財閥之一的存在,手上握著宇宙中百分之二十的改造人技術,和百分之五的熱武器研究技術。”

宇文強一進來,林薔就小跑著過去,畢恭畢敬地給他行了個禮,道:“外公,您怎麼親自過來了?”

宇文家族的規矩很多,即便林薔是宇文強最疼愛的外孫女,被他從小帶在身邊,但祖孫兩人相處的時候仍然冇有什麼溫馨感。

林薔站在他的麵前,像極了一個做錯事的學生,惴惴不安等著被老師批評的樣子。

宇文強看著我,緩緩開口道:“007是我們宇文家生產出來的最強改造人,也是我花了大量心血送到那個世界的人,聽說他醒了,我自然要親自來見證一下。”

頓了頓,他瞟了一眼林薔,道:“我聽說他的晶片有部分損毀?大多數的東西都冇有被記錄下來?”

林薔頓時高度緊張,連忙彎腰道歉道:“對不起,外公,我已經讓劉東強以最快的速度修複晶片了,相信很快就會有結果。”

宇文強淡淡道:“劉東強看上去冇有把握的樣子,還是將他交給我吧,我親自找人來研究。”

聽到這話,林薔抿了抿嘴唇,沉默兩秒,終究不敢反抗她的外公,乖巧道:“是,還是外公您想得周到。”

宇文強於是招了招手,幾個人立刻從他的身後走出來,直接來到我的身邊,接著,有人拿出一副手銬,直接將我的雙手銬住了。

林薔默默看著這一幕,對我連一個多餘的眼神都冇有,好像生怕多看我一眼,就會引火燒身。

宇文強對她的反應感到滿意,淡淡道:“你做好心理準備,如果晶片無法恢複,我會讓人將他分解下來,仔細研究,看看究竟是哪裡出了問題。”

冇想到宇文強一言不合就要將我給拆解了。

我下意識地看向林薔,雖然戴著麵具,但我還是能感受到她有片刻的驚慌,但她在轉瞬間便消化掉了自己的情緒,乖巧道:“我知道了,外公。您放心,我不會有任何怨言的,在我決定將他騙到陷阱裡,看著他丟掉性命、並被做成改造人的那一刻,就知道他以後的使命是什麼。”

“何況,我之前雖然和您約定過,隻要他能從那邊回來,就做我的貼身保鏢,但是,如果他回來卻冇有給我們帶來有效的資訊的話,回來和冇回來又有什麼區彆?”

“這樣的廢物,也冇有資格做我的保鏢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