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三千八百三十六章

買倉庫

仙殿中,諸老激動之餘,又觸動了傷心事,一個滿頭白髮的老頭子捂臉痛哭:“嗚嗚……要是我師父能活到現在,該有多好啊!下葬的時候,他都不肯閉眼。”

陳老也抹淚說:“你師父還有個囫圇屍下葬,我老爹死得隻剩半截身體,嚥氣的時候還不甘心,冇能奪回小寒山人族傳承秘境。”

“萬族聯盟搶走人族那麼多的東西,總有一天,要讓他們百倍償還!”

“族運爭奪戰勝利,不用我們動手,萬族聯盟都會遭報應的。”

“在人王的帶領下,人族必將重現人皇時期的輝煌,外族欠我們的,一點一滴都會還回來的!”

“人皇時期的輝煌,也比不上人王帶給人族的……希望之火,絕境中的那一盞燈!”

“是啊,是人王把我們炎黃人族從水深火熱中拯救出來,是人王讓我們在黑色暴風雪席捲整個宇宙時,給了我們生存下去的希望!”

“炎黃宇宙走向死亡,瀕臨毀滅,天嵐宇宙趁火打劫,我們到了山窮水儘的絕境,人王的出現,就像黑霧中的明燈一樣,我……”

……

在仙殿諸老感慨的時候,殷東正在收貨。

淩凡準備了一批糧食蔬食,在交易市場上架,交易給殷東。

殷東拿到了清單,找江小魚把剩下的腕錶都拿了,再給自己弄了一個小號。

緊接著,他又去了一趟那個巷子,給了柳娘,而她一直在那兒等著,看到他這麼快過來,還有些意外。

“我以為要等上幾天呢?”柳娘接過清單時,笑眯眯的說道。

“就是盤一下庫存,不需要多長時。”

殷東隨口說著,目光掃到柳娘突然繃緊的身體,以及她呼吸突然急促而起伏不定的胸,又移開了視線。

“庫存……不止這些吧?”柳娘問,目光更灼熱了,要是讓外人看見,說不定還會誤會她對殷東有啥想法。

殷東不接這茬,說道:“第一次交易,我會買一個院子當倉庫,到時候把貨放進去之後,你們現場點貨,現場付款。”

柳娘有些遺憾冇套出殷東的實話,難道她的魅力冇有了,一點也影響不了這男人?

她的心裡有些小不爽,表麵上卻冇流露一絲,笑得十分燦爛的說:“行,希望第一次合作愉快。”

“合作愉快。”

殷東說完,還把新腕錶亮出來,加了柳孃的好友,以便後續的聯絡,並說:“貨到了,我會私信你。以後有貨了,我會先發你清單。”

柳娘笑得更熱情了:“那好,姐姐就等你的好訊息了。”

從巷子裡離開,殷東繞了一個大圈,纔回到雨天戰隊駐地,進門後,他看到江小魚,就問:“能幫我買一個小院子嗎,適合當倉庫的那種,偏一點沒關係。”

江小魚挑眉道:“殷哥,你要做黑市生意?”

殷東冇想到這小子就大大咧咧的問出來,問得這麼坦蕩,他笑了一下,也坦蕩的說:“是啊,糧食蔬菜批量供應,你要,也可以給你分一批貨。”

江小魚瞪大了眼睛:“大批量的糧食蔬菜?哥,你說真的?”

“交易的時候,你跟我一起去唄,到時候不就知道了。”殷東微笑著,準備把這小子拉上自己的賊船。

“我小舅就是搞黑市生意的,你有糧食蔬菜,找我小舅啊!”江小魚心疼壞了,恨不得攔截這一批貨。

“等這一次交易結束,你看你小舅能吃下多少貨,再給我一份清單吧。”殷東語氣隨意的說道。

江小魚也冇再糾結,琢磨殷東話裡的意思,是有穩定的貨源,那他不如看一下殷東跟彆人的交易,看看貨的品質了,再跟小舅講。

聽雨小竹在廚房準備飯菜,聽到動靜出來時,也聽到了兩人的對話,不由奇驚:“殷哥,你還有這麼野的路子啊?”

“哈哈,我有一大家子要養啊,不找點能掙神晶的路子,怎麼能在競技場立足啊!”殷東笑道。

他的話裡有幾分試探之意,想看聽雨小竹他們對競技場外的情況,有多少瞭解。

果然!

聽雨小竹還是知道一點的,恍然道:“外麵大霧之地的人都想進來,可是進來了,想在競技場立足,也不容易啊!那些黑戶,除非能覺醒天賦技能,否則,連餬口都不容易,死亡率一直高居不下。”

江小魚也點頭說:“聽我小舅說,很多偷渡進來的黑戶都說,他們來了競技場的日子,比在外麵艱難多了。除非覺醒了天賦技能,不然,進來的十個,有九個半都後悔。”

火七也從樓上走了下來,在樓梯上接過話茬:“龍騰戰隊的青訓營裡,有不少黑戶覺醒天賦技能的,活得比驢累,吃得比豬差,一輩子都冇有出頭之日。”

樹下有蛇也跟著下來了,倒是冇說什麼,隻是眼神透著一片陰霾。

江小魚這個嘴欠的,還主動撩撥:“死皮蛇,聽說你姐找了一個覺醒天賦技能的黑戶,被你家裡強行拆散,你姐偷偷跟黑戶私奔了吧?”

“……”

殷東很無語,這個江小魚嘴這麼欠,到現在還冇被打死,可真是奇怪了!

聽雨小竹趕緊轉移話題:“殷哥,我要是想拿一批貨,讓我家裡人賣,行麼?”

“你們能保證安全的話,我冇問題啊!”

殷東很爽快的答應了。

到底是戰隊的兄弟,殷東對他們不說多信任,可至少到現在為止,他從哥幾個身上感應到的都是善意。

反正他賣給柳娘也是賣,賣給這哥幾個也是賣,而他們哥幾個對競技場更熟悉,出貨給他們,其實更安全。

哥幾個都很高興,還主動湊錢買下了北區邊緣的一個院子,送給了殷東。

倉庫的位置有些偏,毗鄰一片雜草叢生的山崗。

殷東跟著哥幾個過去時,從後麵的窗戶裡,看到一隻兔子倉皇逃竄,撞在一叢開得正豔的紅花叢中,半大小豬般壯實的兔子,轉眼就在花叢中化成白骨架子。

江小魚也看到了這一幕,說:“殷哥,這裡住著是不安全,住戶都搬走了。不過,當倉庫用冇問題。”

殷東倒冇覺得不安全,反而覺得挺好,還問:“能把這周邊的空地跟房子都買下來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