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傲世狂婿小說》 小說介紹

傲世狂婿小說講述了林峰、蘇玉沐之間的淒美愛情故事,作者文筆細膩,文字功底強大,人物感情描寫的十分細緻,喜歡的朋友,不要錯過了! 醫院病房內。林峰滿目含淚的看著望著病床上,麵容枯槁的中年女人。過了一會,女人緩緩醒來,望著日漸消瘦的兒子艱難的歎道:“小峰,你就彆再為我奔波了,媽不想再連累你了!”聽到這話,林峰

《傲世狂婿小說》 第1章 免費試讀

醫院病房內。

林峰滿目含淚的看著望著病床上,麵容枯槁的中年女人。

過了一會,女人緩緩醒來,望著日漸消瘦的兒子艱難的歎道:

“小峰,你就彆再為我奔波了,媽不想再連累你了!”

聽到這話,林峰再也忍不住跪地痛苦:“媽!都怪兒子冇本事,湊不夠賺錢給您治病啊!”

說著林峰痛哭不止。

這時,病房大門推開,一位帶著眼鏡的中年醫生帶著兩位護士緩步走來,隻見他輕蔑的撇著,跪在地上的林峰:

“小子,手術費還差50萬,你要是冇錢,就趕緊走吧,否則多出來的醫藥費,你可是賠不起的!”

聽到身後之聲,林峰立即轉身朝著醫生跪下,泣聲道:

“王醫生,王醫生,都說父母心,我求你們能不能先給我媽做手術,這50萬我一定儘快給醫院還上,我會記您一輩子大恩的!”

此話一出,醫生頓時煩惱非常:

“你這是乾什麼?我這是醫院,不是福利院,不做善事!

說著,醫生頭也不回的離開了,就連兩個護士也跟著走開。

眼看母親病情救治無望,林峰不停的哭嚎,他的心悲痛不已。

林峰的父親林海,本是一家小型建材公司老闆,一年也有個小幾十萬的收入。

可就在一年前,為了擴大業務,林海出差時遭遇車禍,不幸身亡。

頂梁柱一倒,這個家也就差不多完蛋了,偏偏母親又突然查出身患胃癌晚期,家裡存款很快就花完。

就連林峰變賣家產,再借高利貸,也冇辦法填補這個窟窿。

為了保住母親的命,他隻好到東臨市蘇家當上門女婿沖喜。

他在蘇家做牛做馬,尊嚴喪儘,才換來了40萬,可這40萬已經用儘。

眼下要給母親做手術繼續維持生命,最少也要50萬。

一想到50萬這麼多錢,林峰不禁陷入深深的絕望之中,他怎麼可能整來這麼多錢。

可是看著床上還在受病痛折磨的母親,林峰還是不停的提醒自己一定要振作。

自己是家裡唯一的男人了,自己必須堅強。

“對了,兩年前二叔家做生意,還借了父親一百萬!”想到這裡,林峰立即振作起來。

即便他知道二叔家那群勢力眼,不可能還錢,但為了母親的病,他也冇辦法了。

於是,他打車開放市郊區,“還施水閣”的一棟豪華彆墅前。

他二叔就住在這裡。

這棟彆墅,少說也值2000多萬。

“看來,二叔這些年,生意做的不錯,看來要錢有希望了。”

於是,林峰強打精神敲門,很快彆墅門開了。

可開門之人,並不是林峰二叔,而是一個濃妝豔抹,手帶十枚50克拉大鑽戒,渾身珠光寶氣的中年婦人。

這是林峰的二嬸,可以看的出來,他這是準備出門。

但眼見是林峰敲門,她立即心生厭惡。

尤其是看到林峰一身地攤貨,不修邊幅的樣子後。

他更是麵露不屑,在鼻子前扇了扇,陰陽怪氣道:

“喲!這不是蘇家的上門女婿嘛,這怎麼來我們這窮苦人家來了?!”

林峰被二嬸擠兌的尷尬不已,他緊握拳頭,最終還是鬆下,並放低姿態哀求道:

“那個嬸子我今天來,是求您把兩年前,借我爸的100還一下,我媽急需這筆救命錢啊?!”

聽到這話,二嬸麵上不耐之色更濃:

“嗬嗬,你有那個b臉,當蘇家上門女婿,丟林家人,還會缺這點錢嗎,趕緊滾趕緊滾!”

“這嬸啊!這可是我媽的救命錢,冇有這筆錢,我媽可是會冇命啊!”

“哦?!冇命?!好啊!早點死,這樣你不是冇拖累了嗎?”

看著二嬸放蕩的大笑,林峰內心怒火不斷攀升,可是一想到母親的病情,他不得不按下憤怒。

這時,屋裡又走出一位身材高挑性感,麵若桃花的女孩,這是林峰的堂妹林婉。

在看到林峰時,她同樣嫌棄不已:

“媽,你和那個上門的廢物說什麼,趕緊讓他滾,看見他我就噁心,傻慫貨,趕緊滾,和你媽一起死算了!”

與林婉美妙的外表,不同的,是她無比惡毒的心腸。

隻是聽到女兒這麼說,二嬸更是喜笑顏開:“聽到冇,趕緊滾吧,不然你二叔一會帶人回來,你就得死在這。”

這對母女的惡毒,讓林峰痛恨不已,但為了母親,他還是哀求個不停,畢竟這是他唯一的希望。

這時,後麵的林婉走到林峰身前,輕蔑的笑著道,

“嗬嗬,要借錢,你先跪下磕20個響頭再說!”

“對!跪下,磕20個響頭,必須磕響啊!”二嬸跟著道。

聽到這話,林峰雙拳緊攥,目欲噴火,一個大男人,怎麼能被人如此羞辱。

可是,他冇辦法,他冇得選擇。

最終,他“撲通”一聲,直直的跪在二人麵前,忍著心裡猶如刀割的痛,拚命的將頭顱向堅硬的石板地麵上磕去,

看到這一幕,母女二人,對視一眼,當即狂笑:

“哈哈!軟骨頭,冇骨氣的傻b!”

“哈哈,媽,你說我怎麼會有這二b的堂哥呢。”

聽著對方的辱罵和諷刺,林峰的備受屈辱,為了媽媽他冇辦法。

就在他磕頭時,隨著發動機的轟鳴,一輛嶄新的黑色捷豹,開進院子。

車上走下一位,待著大金鍊子的中年男人,後麵還跟著8位黑子大漢。

這正是林峰的二叔,林洋。

在看到磕頭的林峰時,林洋立即明白了一切。

很快,20個響頭磕完,林峰隻覺腦袋疼痛難忍,此時得他的額頭,已經成青紫色,並鼓起了個大包。

他晃晃悠悠站起身,“嬸嬸,您可以還了吧?!”

“嗬嗬,傻b,我有說你磕頭,我就還錢嗎?!”二嬸調笑道。

“哼!就你這智商,有什麼資格當我哥?!”林婉冷哼一聲跟著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