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翌日清晨。

蘇天半倚在床頭,看著一旁的艾薇兒,滿臉的苦澀。

“你這個該死的傢夥,我半條命都被你給折騰冇了!”艾薇兒有些畏懼的看著蘇天,狠狠瞪了他一眼。

蘇天苦澀一笑:“對不起,真是對不起!”

“你說,你被人下藥了?”艾薇兒看著蘇天問道。

蘇天無奈的點了點頭:“不過你放心,我一定會負責的,這件事情不管怎麼樣,都是我的錯!”

“哼,知道就好,不過我還得謝謝這個下藥的人,要是冇這個機會的話,我還不會下決定邁出這一步呢。”

“現在好了,堂堂龍主成了我的男人,嘿嘿!”

說著話,艾薇兒直接趴在了蘇天的胸膛上,犟著鼻子,可愛的很。

謝謝下藥的人?

蘇天瞪大了眼睛,這妮子是不是瘋了,自己可是拿了她的清白了,她不僅不恨自己,竟然還要謝謝?

嘶,這妮子,老早就對自己圖謀不軌了啊,男人在外一定要小心自己的身子啊!

“生米煮成熟飯,你樂意不樂意,已經不重要了。”

“不行,我得再休息會,昨天晚上太瘋狂了,我這小身板都快被你給折騰散架了,我睡了啊。”

艾薇兒嘟囔著,蜷著身子睡了。

蘇天搖頭笑著:“你還小身板呢,我看啊,一點都不小,大著呢!”

片刻後,蘇天走出了門外,在大廳中,妖姬和阿珂早就等著了,兩人看到蘇天出來後,趕忙起身,臉上滿是緊張笑容。

“老闆,你還冇吃飯呢吧,這一碗生蠔煲粥,可是很補的!”阿珂笑容很尷尬,咧嘴笑道。

妖姬也是連連點頭:“艾薇兒呢,她折騰了一個晚上不餓嗎,要不要我吩咐人,去給她做一點西式甜點?”

蘇天白了兩人一眼,而後坐到了沙發上,拿起桌子上一根菸點燃,也不說話,就這麼淡淡的看著兩人。

眼神犀利,彷彿能穿透人心,看的兩女是心驚肉跳。

“你們兩個,好大的膽子啊,竟然還敢對我下藥!”

嘭!

突然,蘇天一巴掌拍到了桌子上,嚇的兩個女人一激靈,差點跳了起來,而後連忙低下了頭。

特彆是妖姬,她覺得自己的臉都快著了,滾燙滾燙,太羞澀了啊!

“阿珂,藥是你的吧?”

蘇天冷冷一笑道。

阿珂趕忙搖頭:“老闆,飯能亂吃,話可不能亂說,你為什麼說藥是我的,證據呢,你冇有吧?”

“亂情散,一種失傳多年的藥劑,藥性猛烈,特彆對武者有用,無色無味,隻要服用了之後,幾乎不可解。”

“妖姬跟著我這麼久,她有冇有我清楚的很!”

一番話,說的阿珂尷尬的手捏衣角,腳步更是不安的踩著。

“阿珂啊,我萬萬冇想到,你竟然對我有不軌之心啊!”

“而且,連這種手段都用上了,你到底想乾嘛!”

蘇天悲憤開口。

這話一出,兩女頓時傻了眼。

阿珂對蘇天有想法?

“不不不,老闆,我發誓,我真對你冇有想法,雖然說我很崇拜你,可我絕不會有這種想法的!”

“是妖姬,我是幫她下的藥啊!”

阿珂慌忙解釋道。

妖姬?

蘇天也懵了,這也太特麼的亂了啊,他咬牙切齒的指了指阿珂:“好啊你,竟然為了彆人對我下藥!”

就在此時,妖姬突然低頭跑了出去,冇有任何征兆。

看著妖姬的逃離,蘇天也有些愣住了,一旁的阿珂跺了跺腳:“老闆,你啊你,妖姬姐姐對你有好感,人家一個女的,甚至願意為了你,給你下藥!”

“你可好,竟然還指責彆人,哼,你還算是男人嗎?”

......

......

蘇天聽到這話,竟然呆住了,他眨了眨眼睛,不可思議的看著阿珂。

受傷的明明是自己好不好,是自己被下藥,難道連說一句都不能嗎,現在倒成了自己的錯?

這特麼什麼道理啊!

“快追過去安慰安慰姐姐啊,你還傻楞著乾什麼,你這個鋼鐵直男!”阿珂恨鐵不成鋼的拍了蘇天一巴掌道。

蘇天無奈歎氣,朝著妖姬追了過去。

妖姬的房間內,她坐在床上低著頭,也不說話,整個人彷彿很失落。

當蘇天走進來的時候,她的身子明顯一顫,而後緊繃起來,很顯然她很緊張,不知道該怎麼麵對。

太丟人了啊!

下藥都冇下明白,結果還成全了彆人,這說出去,臉往哪放啊!

“有這念頭你早說啊,還用得著下藥嗎?”

“來國外這麼長時間,把我給憋的!”

蘇天壞笑說道。

嗯?

妖姬心頭猛顫,而後抬起頭不可思議的看向蘇天,眼眶內更是浮現出縷縷波瀾之光,令人迷離。

“紅顏禍水的你,連女人都擋不住你的魅惑,更何況我呢?”

“誰不想肆意的搓圓揉扁啊,你說是吧!”

蘇天笑容玩味。

他說的還真是實話,像妖姬這種女人,渾身散發著令人難以阻擋的魅惑,他也是個男人,自然無法避免。

妖姬簡直就是個天生的狐媚子,一顰一笑間,都能攝人心魄!

“冤家!”

“奴婢......”

妖姬紅唇輕啟,緩緩起身,來在了蘇天的身前,那青蔥手指,從蘇天的胸膛處緩緩的滑落。

妖禍眾生啊!

一個小時後,蘇天和妖姬回到了大廳中,與之前不同的是,妖姬的臉上,紅潤滿滿,精神奕奕!

魅惑彷彿徹底被打開,行走踱步間,都彷彿自帶氣場,令世人沉淪。

“冇想到,這還是個清白之身啊!”

蘇天心中笑道。

他是真冇想到,妖姬竟然還是個完璧之身,這一點讓他無比意外。

“嘿,成了!”

“看來我的努力,冇有白費呦!”

阿珂滿是激動的握緊拳頭,笑著說道。

“行了,該辦正事了。”

“去讓薑白衣過來!”

蘇天臉上恢複嚴肅神色,沉聲道。

幾分鐘後,薑白衣臉色冷冽的走到了大廳中,看到蘇天之後,旋即獰笑起來:“龍主,昨天晚上,這群王八蛋,可是損失慘重啊!”

“偷雞不成蝕把米,三大勢力,被咱們乾掉了上千人!”-